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霸剑神尊 第三十九章 再遇贺鸿盛

发布时间:2019-10-12 22:23:30

霸剑神尊 第三十九章 再遇贺鸿盛

(求收藏,诸位看官还没有把《霸剑神尊》加入书架的帮忙加一下,无雪万分感谢。)

那名筑基五层的修士倒吸了一口凉气,连忙吞服下数枚丹药,看向江晨的目光再无之前的那般轻蔑,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深深的忌惮,但同时还有着冰冷的凌厉。

一个练气修士居然斩断他一条手臂,这对他而言,是一种无法抹平的耻辱,只有杀掉江晨,才能够将这笔耻辱洗刷殆尽。

这名散修并没有因为断去一臂而有丝毫的犹豫,当即一挥手,一块乌黑色的旗幡飞了出来,这块旗幡一出现,空中顿时传来呜呜的惨叫声,伴随着阵阵阴风,让人毛骨悚然。

这块旗幡一出现在空中,当即朝着江晨卷了过来。

“引魂幡!”

江晨眉头微皱,眼中当即射出怒色,引魂幡是一种丧尽天良的法宝,炼制引魂幡需要用生人的魂魄煞气凝练,将一个个活生生的人用各种恶毒的办法折磨至死,这样才能够留下生人的亡魂,而且这种魂魄才具备强大的煞气。

“斩鬼诛邪!”江晨长剑挥动,在他的身上,一股浩然正气散发出来,伴随着一股至阳至刚的气息凝聚在他手中的长剑之上。

“嗡嗡……”

虚空微颤,江晨一剑斩在引魂幡上。

那名散修面色再次大变,脸色变得愈发苍白,甚至整个身子都不断颤动起来。

“这剑气怎么蕴含如此强大的正气?”那名散修惊恐大叫,旋即张口一吐,舌尖上一道精血化成血箭喷射在引魂幡上。

原本乌黑的引魂幡随着精血的灌入,瞬间剧烈的翻滚起来,其中的煞气变得愈发凶历,而原本乌黑的颜色正不断蜕变,到最后居然变成了腥红无比的颜色,就像是无数的鲜血浸染而成。

而就在这张血红色的旗幡当中,一个深白色骷髅头悬浮了出来,在空中滴溜溜地转了数圈之后,空洞的双眼当中突然燃烧起两缕深蓝色的火焰,旋即这个骷髅头的气息锁定在江晨身上,眨巴着光秃秃的牙齿朝着江晨啃咬了过来。

古药园内的众人顿时纷纷屏住了呼吸,一些修为稍低的修士甚至吓得冷汗直冒。

这个骷髅头的出现实在太过骇人,而且散发出来的气息完全压制住了修士的神识!

江晨双眼微眯,手指紧捏飞剑,他可以感受到那个骷髅头散发出来的恐怖煞气威压,若非是他定力远超常人,而且对这种鬼厉之物司空见惯,所以才没有被那股凶戾之气所吓住,否则就算是一般的筑基后期修士,恐怕也要在这个骷髅头上吃个大亏。

江晨连连往后飞退,同时一只手紧捏飞剑,而另一只手在剑身上飞速游动,一道红色的血迹如同游龙一般出现在剑刃之上。

几乎是瞬间,江晨便用自己的血液在剑身上画出了一道符箓。

“魑魅魍魉,无所遁形。灭!”江晨手中的飞剑,叮的一声斩在骷髅头上。

顿时,那个深白色的骷髅头像是被定住了一般,眼洞当中的两缕蓝色火焰疯狂的跳动起来,但这种疯狂并未持续多久,就像是油尽灯枯了一般,那两缕火焰就噗的一声熄灭了。

而紧随其后,传来“啵”的一道一声气泡炸裂声响,整个骷髅头头爆炸开来,伴随一股死气深深的乌光升腾而起。

那名散修再无半点战意,引魂幡已经是他压箱底的手段,事实上若不是江晨将他逼到绝境,他也不会动用引魂幡。他原本以为凭借引魂幡,击杀掉江晨必定是十拿九稳的事情,却不想对方居然如此果断凌厉地化解了引魂幡的攻势,甚至连引魂幡的幡灵都灭杀掉了。

当即这名散修欲要转身飞遁而逃,但江晨早已经猜测到他的想法,根本没有给他任何的机会,飞剑在空中划出一道淡蓝色的剑芒,瞬间刺穿了那名散修的身躯,同时带起一簇血迹。

在所有人的见证之下,一名筑基五层的修士就这样被江晨斩杀。

此时,再也没有人敢对江晨有任何的轻视之意。

那于洪、付熠以及唐伯林感觉脸上有些火辣辣的,之前这三人一直以洗剑宗弟子的领袖身份自居,还以为他们的实力在这群洗剑宗的弟子里是最强的,但现在看来,恐怕连江晨的一半都不及。亏得自己还嘲笑这个江晨不知进退,莽撞无知。

洗剑宗这三人如此想的,其他人又何尝不是如此?

江晨斩杀掉那名散修之后,神情却未有任何的波动,他镇定自若地走了过去,将那名散修的储物袋收了起来,这才看向卓曼,道:“卓师妹,你的金丝石要到了吗?”

卓曼原本还在目瞪口呆地看着江晨,直到江晨喊出她的名字才猛地惊醒……

“没……没有!”卓曼言语有些干涩地回答道。

“没有?难道之前的比斗输了?”江晨又问道。

卓曼摇了摇头,她下意识地扫了于洪几人一眼,原本于洪几人是在为她比斗争夺金丝石的,但是这座古药园传来异响之后,所有人都停止了手上的动作冲了进来,于洪几人更是从在最前面。

江晨心思一动,便猜测到了事情的发展经过,冷冷地扫了青冥宫的两名筑基修士一眼,道:“是谁拿了金丝石,现在交出来!”

那两名筑基修士被江晨的目光扫及,顿时身躯一颤,其中一人根本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取出了一块金丝交织的石块。

这块石头约莫有巴掌般大小,而且从成色上来看品质还不低。

江晨很快就猜测到,这块金丝石的诞生应该是因为被自己收入储物袋的人形金丝石的缘故,人形金丝石是孕育了无数万年的极品,它散发出来的气息能够孕养出一块一般的金丝石也是在情理之中。

将金丝石一手抓过,江晨将之递给了卓曼,而后目光又落在那颗聚仙灵珠之上。

其他人此时一个个看着江晨,只希望江晨不要收走所有的珠子才好。

“江……江晨。这几个珠子是修真界难得一见聚灵珠,非常宝贵,我们正打算收了后上交宗门……”付熠再次开口,他本想称呼江晨为江师兄,但一想到之前自己称呼他为师弟,而且对方的修为境界的确比他低,所以他觉得称呼师弟和师兄都比较尴尬,干脆直接喊了江晨的名字。

付熠说这句的意思自然就是在提醒江晨不要吞独食,江晨又何尝不知道付熠的意思?不过江晨想要怎么做,还轮不到要他人来教。

“我只要其中一个珠子就可以了。”江晨冷冷地扫了付熠一眼,淡淡地说道。

见到江晨的眼神,付熠再次感觉到灵魂一颤,他从其中感受到了一丝杀机

,他知道这是因为自己之前让江晨交出储物惹恼了对方,当即他不再说话,沉默地站到一旁,但闪烁的眼神却表明他非常不甘。

江晨没有去管付熠的心思,他也懒得去管,从储物袋里取出了十几枚阵旗,一股脑地洒了出去,很快在那颗聚仙灵珠周围的阵法禁止就浮现了出来,并且在片刻后又道道散去。

江晨虚手一抓,便将聚仙灵珠摄入了手心,而后丢进了储物袋。

其他的珠子江晨自然不会再去收取,他知道哪些珠子已经报废了,聚灵珠是用来吸纳灵气的,但也需要灵气的孕养,哪些聚灵珠一看就知道灵气已经耗损一空,而且干涸了许久,早就已经报废了,甚至一碰就可能爆裂。

就算是经常有灵气孕养的聚灵珠也并非是可以无限使用的,只要吸纳和释放灵气的时间累积到一定的程度,聚灵珠就会自行磨损,从而彻底毁坏。

收了聚仙灵珠,江晨便打算直接离开,他并没有告诉其他人那几个珠子已经完全报废了,甚至他在想,如果这些人谈判了半天,甚至打生打死到最后,却发现只是为了几个完全没用的石球,不知道这些人会不会气得吐血。

当江晨朝着古药园外走去的时候,几乎是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江晨在这里给他的压抑气息实在太重了。

“江师兄,我想和你一起走!”

就在江晨一只脚刚踏出古药园的时候,身后就传来了卓曼的声音。

江晨看了一眼卓曼,他从卓曼透彻的眼神当中看到了一丝期许,不过江晨并没有打算将卓曼带在身边,因为江晨现在打算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找一个僻静的地方,然后晋级筑基。

在刚才击杀掉那名筑基五层的散修之后,江晨明显感觉到他的修为已经达到了练气九重圆满的境界,接下来只要借助筑基丹,他就能够冲击筑基境界了。

“我还临时有事,不能带你一起。”江晨道。

得到江晨的回复,卓曼虽然有些失望,但片刻后就恢复如常,她点头道:“那江师兄你去办你的事吧,我就先回宗门了,日后有时间,我会去太阿峰拜会江师兄的。”

江晨这一次倒是没有拒绝,他对这个卓曼的印象并不差,而且卓曼是一个地灵根的修士,潜力倒是不错的。

和卓曼分别后,江晨驾驭飞剑寻找到一处僻静之地,开始布置阵法打算冲击筑基。

他并不知道,就在他离开那座古药园不久之后,又有两个洗剑宗的弟子进入了此地,其中一人正是那日放出飞剑的钟旭严,而另外一人则是上次险些要了江晨性命的贺鸿盛。

新乡治疗男科医院
抚顺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茂名性病医院费用
新乡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抚顺治疗前列腺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