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超级传奇商店 第202章 判处死刑

发布时间:2019-09-25 18:54:57

超级传奇商店 第202章 判处死刑

吴都市郊的某栋普通小区里,霍凌云正在房间里来回走动着。

“五亿现金,他怎么不去死的。”霍凌云边走嘴里边咒骂到。

想她霍凌云那么骄傲的一个人,不仅身子都给对方看光了,连碧凝丹都被对方当糖豆子吃了一颗,到了还跟她要5亿现金,真是厚颜无耻之徒。

可是现在不去找对方不行了,玉堂、紫宫***气脉始终凝滞,要是再拖延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到底该怎么办呢?难道真的要跟父亲说?”

顾元叹在临走的时候警告过她,他的任何事情有一件在她嘴里泄露,后果自负。

这种身手,这种医术让霍凌云犹豫纠结了好些天都没通告家族。

不是她不想,而是不能。上回在灵坟山里毫无收获,还因此损失了很多好手,让她现在在家族里非常被动。要是再因为自己的事情,而连累家族,那她霍凌云就该被除名了。

“要不……要不跟她借?”想到自己姐姐,霍凌云变得迟疑了起来。

她从小就不怎么看得起那个性格懦弱的姐姐。胆小,怕事,遇事不知道争抢,逆来顺受。堂堂霍家大小姐,就练了个三脚猫的功夫,真是说出去都丢脸。

可现在没办法了,这么大笔钱,如果跟她父亲借的话,那她就必须说出用途来,但正是她矛盾的地方。

而她那个姐姐虽然练武不行,但却懂得投资,靠着家族大树好乘凉,这些年赚了不少钱。

最后霍凌云还是打给了她姐姐。

她那位一母同胞的姐姐,连问都没问干什么,一口答应给她把剩余的资金缺口补上。

霍凌云口气冷冷道:“钱我会尽快还给你的。还有,这件事不要跟别人提起。”

把钱的事情搞定之后,她立刻驱车赶往了墅岛花园。

近半个月再次看到顾元叹,霍凌云脸上还是有掩不住的尴尬。尤其是一想到自己那么“不要脸”的在他面前脱光了衣服,她脸上就一阵火辣辣的疼。

世俗的金钱对顾元叹已经没什么吸引力了,但是只要对商店还有用,那他就必须继续赚取。

拿起桌上银行卡看了眼,沉吟了一会问道:“问你一件事情,你听说过强魂散这个药物吗?”

对面捧着一杯清茶的霍凌云,摇摇头道:“没有。”

“或者是类似的名称功效呢?”说着他把作用跟她讲了讲。

看了眼顾元叹,她发现多日不见,这个小混蛋好像有点憔悴,一双剑眉紧紧蹙起,好像有什么心思一样。

“我帮你问问看。”说着霍凌云掏出拨打了出去。

在咨询了几个人之后,霍凌云放下道:“你稍等片刻,我正在请人帮忙查古籍。”

也不提治疗的事情,两个人就这么坐在沙发上干等着,大概半个小时后,霍凌云的响了。

“嗯~我知道了,你把资料发到我里。“等放下她朝顾元叹道:“你说的强魂散没找到,不过倒是有一味壮神的药物跟强魂散很相像。”

没用他问,霍凌云点开对面发送过来的资料,递过来说:“喏,你自己看。”

顾元叹打开来一看,这味药物确实跟强魂散很像,都是补充精神力的,但跟他所要强魂却根本不是一回事。

无奈的放下,起身道:“跟我来吧。”

……

一段刚开始的恋情,陷入了无限期的冰封期,把顾元叹历练红尘的心给打乱了。

连续找了一个礼拜,连京城王家那边都咨询了,但一直没找到强魂方面的药物,不得已之下,只能先把穆香的事情放下。

就在他打算西去长安的时候才想起还有一件事情没办,那就是去处理把穆香害成这样的罪魁祸首。

对于穆香他不知道该怎么说,既内疚又惭愧。

如果当天晚上他能一块赴约的话,那就不会出事了;还有一件事让他很惭愧,在穆香和他进行精神交流的时候,他始终没能说出那几个字。

他知道,她一直在期盼着,可是他做不到。

就像穆香说过的那样,她这辈子最讨厌人欺骗她,同样的,他也不愿意违背自己的本心,只能说情未到深处。

正因为这样,他要弥补自己的内疚,也是对穆香的愧疚。

……

詹洋和孙涵还在第一人民医院。穆香的事情她们已经知道了,虽然没死,但其实和死已经没什么区别了

超级传奇商店  第202章 判处死刑

植物人远不像电视电影里那样,说两句温情脉脉的话就能复苏过来,那都是骗人的。实际上这个概率不比中彩票高多少。

正因为清楚,所以她们内疚、自责。

那天晚上穆香已经躺上床了,是孙涵坚持让她出来的;而更大的是驾驶员詹洋。

现在她们两人平安无事,倒是穆香可能永远都醒不过来了,这让她们这几天一直心灰意冷,经常大半夜的偷偷流泪,默默向老天爷祈祷。

顾元叹来了,坐在詹洋床前,看着这个年前还活泼可爱的女孩,现在憔悴无比的样子,他嘴唇动了动,却什么也没说出来。

“对不起……是我不好,是我害了香香……呜呜呜。”泪水很快把詹洋脸上还裹着的纱布浸透了。

拿着水果刀削皮的詹洋爸爸“詹永言”,一脸黯然道:“事情弄成现在这样,是谁也不愿看到的,洋洋也是受害者,还请你原谅她。”

他深深叹息了一口。即是为穆香,也是为人力有时穷的无奈。

“我今天过来是想问问,那些撞伤穆香的王.八蛋现在怎么样了。”

听他提起这件事,詹永言一脸的愤怒,恨恨道:“那些小王.八蛋,除了派人送点药费过来外,到现在连人都没看到一个,更别说道歉了。”

他皱着眉头道:“飙车属于危害公共安全,难道没有抓起来吗?”

“怎么可能抓起来。那一帮子富二代,全是有钱有势人家的孩子。包括撞伤人那个,听说就在派出所录了个口供,当时就取保了。”

顾元叹脸上阴沉的快要滴下水来,“难道穆向阳就没过问?”

詹永言摇摇头,叹了口气道:“哎,穆老部长早就退下来了,那些在位的实权人物又有几个卖他账的?”

“这么说,就没有王法喽?”顾元叹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满是冷笑的神色。

“难啊!”

他点点头站了起来,又到楼上内科住院部去看望了一下孙涵。等出了医院后拿出拨打给了穆向阳。

最喜欢的孙女昏迷不醒,给这位耄耋老人造成的打击非常大,现在整天就坐在穆香床前看着她,有时候一坐就是大半天,谁劝都没没用。

顾元叹的来电让他非常激动,在里一个劲的求他想想办法。

可是他能怎么办呢?如果有办法,根本不用穆向阳多说,他早就出手了。

从穆向阳嘴里问到了罪魁祸首的身份背景-江南最大私营药企集团老板独生子“曹星宇”。

下午三点多钟,顾元叹来到曹家位于东吴国家森林附近的联排别墅里。

这个年龄相仿的小畜生正在超豪华的游戏房里打游戏,旁边还有两个小太妹正在伺候他,真是惬意无比。

就在这时,两个小太妹无缘无故昏倒在了地上,曹星宇转头一看才发现,游戏房门口不知什么时候站了一个人。

见他一步一步朝自己走来,曹星宇在地毯上慢慢退后,同时略带惊慌道:“你……你谁啊?快出去,再不走我…我就叫保安了。”

“你是叫曹星宇吗?”

“怎么啦?”

“大年初五晚上,是你飙车撞伤人的吧?”

“你是警察?我不是在派出所做过笔录了嘛,你怎么还过来?”

顾元叹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冷冷道:“根据《刑法》第115条的规定,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致人重伤、死亡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坐在地上的曹星宇慢慢站了起来,嗤之以鼻道:“你吓唬我呢,我好怕哦~”

顾元叹还是面无表情,嘴里冷酷道:“鉴于你态度恶劣,没有丝毫悔改之意,现在我宣布,判处你死刑,立即执行。”

“你……”

“噗嗤。”

还没等他说完,一道寒光抹过他的咽喉,迸溅的鲜血飙射出两米远,喷洒在豪华的液晶显示屏上。

曹星宇捂着咽喉,双眼里带着不可置信以及对生的眷恋、死的恐惧,噗通一声跪倒了下去……

泉州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泉州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泉州治疗妇科方法
泉州治疗妇科费用
泉州治疗妇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