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高盛坚持商品市场看跌观点称铜价脆弱不堪

发布时间:2019-10-13 06:30:18

  高盛坚持商品市场看跌观点 称铜价脆弱不堪

  大宗商品价格恐怕会一改3月份以来的低位反弹趋势,因为美元走强、原油价格下跌和中国以铜为首的原材料需求降温等三大因素将会冲击到商品市场。

  ===本文导读===

  高盛坚持商品市场看跌观点 称铜价脆弱不堪

  重新认识美元与大宗商品关系

  大行纷纷撤离大宗商品市场 中资企业接盘?

  ===全文阅读===

  高盛坚持商品市场看跌观点 称铜价脆弱不堪

  知名投行高盛(Goldman Sachs Group Inc.)以柯里(Jeffrey Currie)为首的分析师们周一(5月25日)发报称,大宗商品价格恐怕会一改3月份以来的低位反弹趋势,因为美元走强、原油价格下跌和中国以铜为首的原材料需求降温等三大因素将会冲击到商品市场。

  上述分析师团队担心,铜价恐怕未来12个月里恐怕至少会下跌16%,因为中国对铜矿的需求增速和建筑业完工速度都会放缓,而美国NYMEX原油价格则恐在2015年10月份下跌至45.00美元/桶;随着美元持续上涨,大宗商品价格恐怕会随着产出成本的下滑而下跌。

  上述分析师担心,英国伦敦金属交易所(LME)铜期货价格恐怕会在未来12个月里下跌至5200美元/吨,铜对于美元上涨和能源价格下跌的风险最为突出,更何况来自中国的铜需求会将会;当前的铜价为生产商和投资者提供了不可多得的逢高做空机会,结构性看空铜价仍然完好无损。

  该分析师团队在署名日期为上周五(5月22日)的上述报告里表达了对大宗商品价格会陡然重新下跌的担忧情绪,称商品价格近期上涨与高盛方面更长周期里看跌商品市场的观点显得格格不入。

  LME三个月期铜价上周五下跌1.5%左右,报6161.50美元/吨,2014年累计下跌11.0%。

  上述分析师柯里认为,即便在需求回暖的情况下,原油市场供应过剩痼疾恐怕都会持续至2016年,因为美国石油钻井机活跃口数的下降幅度并不足以实质性地影响到美国的石油产出效率。高盛指出,作为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头号产油国的沙特,其和伊朗及俄罗斯都在扩大石油产出。

  但高盛看涨锌价前景,因为锌对中国基础设施建设和汽车行业的曝险非常高,而对美元反弹的曝险程度则相对匮乏,对Century和Lisheen矿场关闭的曝险程度也没有那么突出。

  上述分析师团队看涨未来12个月的LME锌价为2500美元/吨。LME三个月期锌价上周五收盘报2178美元/吨。(汇通)

  重新认识美元与大宗商品关系

  美元指数和大宗商品受到不同的宏观背景驱动,如果美国经济和全球经济出现分化的时候,两类资产将按照各自的逻辑演绎,两者相关性也在不断变动。从历史数据来看,这种时刻并不少见。因此,在分析美元指数和大宗商品相关性时,需要同时考虑美国经济和全球经济两个维度。

  美元与大宗商品并非只有负相关

  从历史数据来看,绝大部分时间美元和大宗商品之间都呈现出非常明显的负相关性。对此一个常用的解释是大宗商品用美元计价,所以美元指数上涨会造成大宗商品价格下降;反之亦然。

  对这一逻辑,我们做了一个简单的测试。为了抹平美元指数涨跌对于大宗商品定价的影响,我们用CRB指数和美元指数相乘得到一个新的指数。如果仅仅是因为货币计价的原因,新的指数和美元之间的负相关性应该显着减弱。但实际的结果可以看出,新的指数更多的跟随CRB指数走,而跟美元指数仍在大部分时间呈现负相关。这表明美元计价或许有部分影响,但绝对不是主要的影响因素。我们进一步考察CRB指数以及新合成的指数与美元指数之间的相关系数。可以更加直观的看出,抹平美元定价影响过后的新指数和美元之间的相关性并没有明显的弱化。

  如果美元定价不是主要影响,那么两者的负相关性也并非是一定的。从相关系数上来看,尽管大部分时间都处于负值区间,但是历史上我们仍然可以识别出两个非常明显的正相关时点。一个是在1985年左右,另一个是在1991年左右。

  我们认为宏观情景转变是驱动大类资产轮动的主要因素。我们重新审视决定美元指数和大宗商品的宏观因素。大宗商品受到全球需求影响,美国需求只是其中一部分。以原油为例,美国从上世纪70年代以来,原油消费占比最高为30%,一直低于欧洲消费量。且由于新兴市场的崛起,占比逐年下降,当前仅为19%。因此,不能简单的将美国需求和全球需求等同。大宗商品价格更多的是受到全球需求的影响。而美元指数则是美国经济和非美国经济相对强弱的一个标志,也就是说美国经济弱,美元指数不一定弱,只有美国经济比其他国家更弱的时候,美元才会走弱。同样美国经济只有比其他国家更强的时候,美元才会走强。

  美元指数和大宗商品受到不同的宏观背景驱动,如果美国经济和全球经济出现分化的时候,两类资产将按照各自的逻辑演绎,两者相关性也在不断变动。从历史数据来看,这种时刻并不少见。因此在分析美元指数和大宗商品相关性时,需要同时考虑美国经济和全球经济两个维度。存在以下不同宏观情景,我们接下来会通过具体历史情景分析。

  美国经济强,全球经济强,大宗商品价格上涨,此时美元取决于相对情况,如果美国经济更强,那么美元上行,两者正相关,如果美国经济弱于全球经济,美元下行,两者负相关;美国经济强,全球经济弱,大宗商品价格下行,美元强,两者负相关;美国经济弱,全球经济强;大宗商品价格上行,美元弱,两者负相关;美国经济弱,全球经济弱,大宗商品价格下行,美元取决于相对强弱。

  年历史情景分析

  我们将上世纪80年代以来的美元指数和大宗商品价格分成十个阶段,分别印证上面的框架。

  第一,1982年底到1984年5月左右。上世纪80年代初全球石油危机过后,美国里根改革经济复苏。1982年第四季度美国经济开始上行,增速远超其他发达国家,带动全球经济回升。这段时间表现为:美国经济强,全球经济强,但是美国强于全球,美元和大宗商品同涨。

  第二,1984年6月至1985年2月左右。美国经济开始见顶回落,也带动全球经济下滑,大宗商品价格开始回落。但是此时美国经济增速仍然强于其他国家,所以美元指数继续上涨。这段时间表现为:美国经济弱,全球经济弱,但是相对来说美国增速仍较高,所以表现为美元上涨,大宗商品价格下跌。

  第三,1985年3月至1986年8月。全球经济在美国带动下继续下滑,但当时日本和德国经济开始表现强劲,对全球经济形成一定支撑。1985年一季度开始,美国经济增速先后回落到日本和德国经济增速以下,美元见顶回落。这段时间表现为:美国经济弱,全球经济弱,美国经济增速更低,美元下跌,大宗商品下跌。

  第四,1986年8月至1989年2月。美国经济在1987年初开始见底,对于全球经济的拖累开始减退。随后变成日本和德国引领全球经济上行,美国经济表现要落后于当时主要发达国家。这段时间表现为:美国经济强,全球经济强,但是全球更强,因此是美元跌,大宗商品价格涨。

  第五,1989年3月至1991年底。1989年开始美国经济出现了加速下滑,但当时日本和德国经济仍然强势,因此全球经济缓慢下行。直到1991年初,美国经济触底,同时日本和德国危机先后爆发,强弱趋势开始部分扭转。这段时间表现为:美国经济弱,全球经济弱,但是美国经济更弱,因此表现为美元和大宗商品一起下跌。

  第六,1996年6月至1999年6月。借助信息技术革命影响,美国经济从1994年开始步入强劲复苏通道。但是美联储连续加息后却在1997年引发了亚洲金融危机。受到新兴市场拖累,全球经济大幅下滑,直到1999年才得以走出危机。而同一时间美国经济表现平稳,形成巨大反差。这段时间表现为:美国经济强,全球经济弱,美元上涨,大宗商品价格下跌。

  第七,1999年底至2002年初。互联++泡沫破灭前后,全球均陷入经济衰退。从数据上看,美国经济比全球经济更弱。大宗商品价格出现小幅下降,几乎达到1977年以来的历史低点。但是美元却出现逆势上涨,这和我们的框架并不一致。主要原因在于这种美国经济和全球经济在快速大幅衰退时刻,风险溢价会大幅攀升,而美元作为避险货币会逆势上涨。同样的情形也出现在2008年金融危机时刻,美国经济拖累全球增速,但是美元逆势上涨。这段时间表现为:美国经济弱,全球经济弱,美国经济更弱,但是避险情绪推动美元上涨,大宗商品价格下跌。

  第八,2002年至2007年。2002年全球经济复苏,新兴市场引领全球经济增长,期间美国经济复苏至2004年后出现下滑,全程美国经济增速都要弱于全球增长。这段时间从经济表现上应该分为两段:年,美国经济强,全球经济更强;年,美国经济弱,全球经济强,但是大类资产都表现为美元指数下跌,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上涨。

  第九,2007年9月至2010年9月。次贷危机发展为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美国拖累全球走向经济衰退,然后在全球刺激政策配合下双双出现反弹,美国经济始终弱于全球增速。这一时期大宗商品价格和全球经济走势一致,先下后上。美元在避险需求下出现一波小反弹,但总体弱势。这段时间总体表现为:大宗商品跟随全球经济先下后上,而美国经济弱于全球经济,美元弱势,但是避险情绪下美元会出现小幅反弹,类似2001年。

  第十,2012年底至2014年。这段时间美国经济一直表现较弱,全球经济由于新兴市场动力衰竭也逐步下滑,大宗商品价格在2011年见顶后下滑。由于新兴市场增速仍然要强于美国,美元这段时间表现总体较为疲软,期间因为欧债危机等风险事件会有局部反弹,但未出现趋势性上行或者下行。这段时间表现为:美国经济弱,全球经济弱,美国经济更弱,美元价格维持低位,大宗商品价格下降。

  全球经济弱势下大宗商品难有积极表现

  事实上美国经济和全球经济并非完全独立的两个维度。回顾上世纪80年代,美国经济占比过高,对于全球经济产生显着的影响,因此美国经济和全球经济之间基本上同涨同跌。而由于其他发达国家(主要是日本和德国)和美国经济周期之间的不一致,导致在同涨同跌时也会分出相对强弱,因此就会出现大宗商品价格和美元指数相关性的不断转变。

  但是进入上世纪90年代以后,由于美国在全球经济占比系统性下滑,美国经济和全球经济有时会出现较为明显的分化,出现了美国经济强、全球经济弱(年)和美国经济弱、全球经济强(年)的宏观情景。截至2013年,美国经济占全球GDP的比重仅为16%,相比于上世纪90年代又进一步下滑了5%左右。这意味着美国经济对于全球经济影响力下降到历史低位,难以重现上世纪80年代全球经济跟随美国经济同涨同跌的情景。

  站在当前时间节点,美国经济处于复苏边缘,但是新兴市场经济体存在下滑压力,日本和欧洲经济未见起色。如果考虑到美国经济占比系统性下滑到低位,短期内很难依靠一己之力带动全球经济重回增长渠道,也就是说在宏观情景上我们依然处于全球弱的状态,无论美国经济是否能够由弱转强,大宗商品价格都很难有积极表现。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如果看到美元指数趋势下滑,这意味着美国经济复苏夭折,将陷入美国经济弱、全球经济弱,美国比全球经济更弱的境地。这种情景下更多应担心大宗商品价格下滑问题,而非上涨压力。(中国证券报)

  大行纷纷撤离大宗商品市场中资企业接盘?

  自2008年金融危机开始,全球大宗商品交易逐步萎缩。据金融行业分析公司Coalition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全球最大10家投资银行第一季度大宗商品业务营收大幅下降28%。交易收入骤降,再加上监管愈加趋严,高盛、巴克莱、摩根大通、摩根士丹利、德意志银行、美银美林等外资投行纷纷宣布撤离或大幅削减大宗商品业务。

  外资投行大举撤离大宗商品市场,形成对比的是,中资金融机构仍在伺机进入大宗商品市场。伦敦金属交易所(LME)行政总裁庄敬贤早前称,来自东方的资本正在取代西方的资本。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这对中资机构来说挑战和机遇并存。

  据了解,金融危机后世界各地当局纷纷加强金融监管,对商品交易的审查力度不断提高。高额的资本要求和愈发严苛的监管政策削弱了银行在原料交易上的利润,一些大银行不得不剥离资产和业务来应对。

  目前,多家银行都已放弃了大宗商品领域的角逐,该领域中现今最大的两家银行分别为高盛和摩根士丹利,美国美林银行在美国能源行业依然不可小窥,花旗银行则是过去几年中唯一扩张大宗商品业务的投行。

  盘点那些出售大宗商品业务的投行们:

  2013年8月,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出售大宗商品部分;

  2013年8月,瑞银集团减持了场外大宗商品衍生业务;

  2013年11月,高盛出售其铀矿交易部门,关闭了有色金属交易业务;

  2013年12月,摩根士丹利将其从事石油运输和销售的特斯莫坦公司以及大部分石油交易业务卖给了俄罗斯国有石油公司Rosneft;

  2013年12月,德意志银行宣布决定要退出能源、农产品、基本金属、煤炭与铁矿石的交易,只保留贵金属业务;

  2014年1月,德意志银行宣布将退出伦敦金定价席位;

  2014年1月,美银美林关闭了欧洲电力和天然气销售部门,并削减碳交易团队。但是美银美林会继续交易美国的电力、天然气、煤炭、商品指数和金属;

  2014年3月,摩根大通以35亿美元将大宗商品实体资产和交易业务出售给瑞士能源贸易商摩科瑞能源集团;

  2014年4月,巴克莱宣布将退出大部分的基本金属、能源和农产品交易。

  随着国际大型投行纷纷出售或者削减其大宗商品业务,摩科瑞等私营贸易商,由于受到的监管较为宽松,开始逐步从投行接手,大举进军大宗商品市场,成为投行从大宗商品交易中撤退的最大获益者。

  与此同时,中资背景的金融机构也跃跃欲试,希望能在大宗商品市场上一显身手。过去三年,中银国际率先陆续取得CME集团四家交易所(CME、CBOT、NYMEX和COMEX)以及LME、ICE的清算会员资格;2014年11月,招商证券旗下全资部门招商期货(香港)公司获准成为CME集团四家交易所的清算会员。据悉,中国工商银行、广发证券等机构也已经步入收购国外大宗商品交易部门的进程。

  此外2014年7月,南华期货(香港)公司也成为CME集团四家交易所的清算会员;2014年7月底,广发期货(香港)公司收购了英国NCM期货公司100%股权,间接拥有了LME、ICE、Liffe等交易所的交易和清算资格,目前已经成为LME首家中资圈内会员。

  香港交易及结算所有限公司(港交所)与中国民生银行香港分行23日就共同推广香港大宗商品交易平台签订战略合作备忘录,合作备忘录的签订有助民生银行为其客户提供对冲及其他商品市场服务,并让香港交易所通过民生银行客户群进行产品推广。

  港交所集团行政总裁李小加曾称,中国已经成为大宗商品最重要的使用者、消费者和生产者,但却没有成为价格最主要的影响者。港交所和中国其他的期货交易所共同的愿望是使中国在全球商品市场上取得与其地位相符的定价的影响力,因此需要不断努力。(FX168)

  ===本文导读===

  高盛坚持商品市场看跌观点 称铜价脆弱不堪

  重新认识美元与大宗商品关系

  大行纷纷撤离大宗商品市场 中资企业接盘?

  ===全文阅读===

  高盛坚持商品市场看跌观点 称铜价脆弱不堪

  知名投行高盛(Goldman Sachs Group Inc.)以柯里(Jeffrey Currie)为首的分析师们周一(5月25日)发报称,大宗商品价格恐怕会一改3月份以来的低位反弹趋势,因为美元走强、原油价格下跌和中国以铜为首的原材料需求降温等三大因素将会冲击到商品市场。

  上述分析师团队担心,铜价恐怕未来12个月里恐怕至少会下跌16%,因为中国对铜矿的需求增速和建筑业完工速度都会放缓,而美国NYMEX原油价格则恐在2015年10月份下跌至45.00美元/桶;随着美元持续上涨,大宗商品价格恐怕会随着产出成本的下滑而下跌。

  上述分析师担心,英国伦敦金属交易所(LME)铜期货价格恐怕会在未来12个月里下跌至5200美元/吨,铜对于美元上涨和能源价格下跌的风险最为突出,更何况来自中国的铜需求会将会;当前的铜价为生产商和投资者提供了不可多得的逢高做空机会,结构性看空铜价仍然完好无损。

  该分析师团队在署名日期为上周五(5月22日)的上述报告里表达了对大宗商品价格会陡然重新下跌的担忧情绪,称商品价格近期上涨与高盛方面更长周期里看跌商品市场的观点显得格格不入。

  LME三个月期铜价上周五下跌1.5%左右,报6161.50美元/吨,2014年累计下跌11.0%。

  上述分析师柯里认为,即便在需求回暖的情况下,原油市场供应过剩痼疾恐怕都会持续至2016年,因为美国石油钻井机活跃口数的下降幅度并不足以实质性地影响到美国的石油产出效率。高盛指出,作为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头号产油国的沙特,其和伊朗及俄罗斯都在扩大石油产出。

  但高盛看涨锌价前景,因为锌对中国基础设施建设和汽车行业的曝险非常高,而对美元反弹的曝险程度则相对匮乏,对Century和Lisheen矿场关闭的曝险程度也没有那么突出。

  上述分析师团队看涨未来12个月的LME锌价为2500美元/吨。LME三个月期锌价上周五收盘报2178美元/吨。(汇通)

  重新认识美元与大宗商品关系

  美元指数和大宗商品受到不同的宏观背景驱动,如果美国经济和全球经济出现分化的时候,两类资产将按照各自的逻辑演绎,两者相关性也在不断变动。从历史数据来看,这种时刻并不少见。因此,在分析美元指数和大宗商品相关性时,需要同时考虑美国经济和全球经济两个维度。

  美元与大宗商品并非只有负相关

  从历史数据来看,绝大部分时间美元和大宗商品之间都呈现出非常明显的负相关性。对此一个常用的解释是大宗商品用美元计价,所以美元指数上涨会造成大宗商品价格下降;反之亦然。

  对这一逻辑,我们做了一个简单的测试。为了抹平美元指数涨跌对于大宗商品定价的影响,我们用CRB指数和美元指数相乘得到一个新的指数。如果仅仅是因为货币计价的原因,新的指数和美元之间的负相关性应该显着减弱。但实际的结果可以看出,新的指数更多的跟随CRB指数走,而跟美元指数仍在大部分时间呈现负相关。这表明美元计价或许有部分影响,但绝对不是主要的影响因素。我们进一步考察CRB指数以及新合成的指数与美元指数之间的相关系数。可以更加直观的看出,抹平美元定价影响过后的新指数和美元之间的相关性并没有明显的弱化。

  如果美元定价不是主要影响,那么两者的负相关性也并非是一定的。从相关系数上来看,尽管大部分时间都处于负值区间,但是历史上我们仍然可以识别出两个非常明显的正相关时点。一个是在1985年左右,另一个是在1991年左右。

  我们认为宏观情景转变是驱动大类资产轮动的主要因素。我们重新审视决定美元指数和大宗商品的宏观因素。大宗商品受到全球需求影响,美国需求只是其中一部分。以原油为例,美国从上世纪70年代以来,原油消费占比最高为30%,一直低于欧洲消费量。且由于新兴市场的崛起,占比逐年下降,当前仅为19%。因此,不能简单的将美国需求和全球需求等同。大宗商品价格更多的是受到全球需求的影响。而美元指数则是美国经济和非美国经济相对强弱的一个标志,也就是说美国经济弱,美元指数不一定弱,只有美国经济比其他国家更弱的时候,美元才会走弱。同样美国经济只有比其他国家更强的时候,美元才会走强。

  美元指数和大宗商品受到不同的宏观背景驱动,如果美国经济和全球经济出现分化的时候,两类资产将按照各自的逻辑演绎,两者相关性也在不断变动。从历史数据来看,这种时刻并不少见。因此在分析美元指数和大宗商品相关性时,需要同时考虑美国经济和全球经济两个维度。存在以下不同宏观情景,我们接下来会通过具体历史情景分析。

  美国经济强,全球经济强,大宗商品价格上涨,此时美元取决于相对情况,如果美国经济更强,那么美元上行,两者正相关,如果美国经济弱于全球经济,美元下行,两者负相关;美国经济强,全球经济弱,大宗商品价格下行,美元强,两者负相关;美国经济弱,全球经济强;大宗商品价格上行,美元弱,两者负相关;美国经济弱,全球经济弱,大宗商品价格下行,美元取决于相对强弱。

  年历史情景分析

  我们将上世纪80年代以来的美元指数和大宗商品价格分成十个阶段,分别印证上面的框架。

  第一,1982年底到1984年5月左右。上世纪80年代初全球石油危机过后,美国里根改革经济复苏。1982年第四季度美国经济开始上行,增速远超其他发达国家,带动全球经济回升。这段时间表现为:美国经济强,全球经济强,但是美国强于全球,美元和大宗商品同涨。

  第二,1984年6月至1985年2月左右。美国经济开始见顶回落,也带动全球经济下滑,大宗商品价格开始回落。但是此时美国经济增速仍然强于其他国家,所以美元指数继续上涨。这段时间表现为:美国经济弱,全球经济弱,但是相对来说美国增速仍较高,所以表现为美元上涨,大宗商品价格下跌。

  第三,1985年3月至1986年8月。全球经济在美国带动下继续下滑,但当时日本和德国经济开始表现强劲,对全球经济形成一定支撑。1985年一季度开始,美国经济增速先后回落到日本和德国经济增速以下,美元见顶回落。这段时间表现为:美国经济弱,全球经济弱,美国经济增速更低,美元下跌,大宗商品下跌。

  第四,1986年8月至1989年2月。美国经济在1987年初开始见底,对于全球经济的拖累开始减退。随后变成日本和德国引领全球经济上行,美国经济表现要落后于当时主要发达国家。这段时间表现为:美国经济强,全球经济强,但是全球更强,因此是美元跌,大宗商品价格涨。

  第五,1989年3月至1991年底。1989年开始美国经济出现了加速下滑,但当时日本和德国经济仍然强势,因此全球经济缓慢下行。直到1991年初,美国经济触底,同时日本和德国危机先后爆发,强弱趋势开始部分扭转。这段时间表现为:美国经济弱,全球经济弱,但是美国经济更弱,因此表现为美元和大宗商品一起下跌。

  第六,1996年6月至1999年6月。借助信息技术革命影响,美国经济从1994年开始步入强劲复苏通道。但是美联储连续加息后却在1997年引发了亚洲金融危机。受到新兴市场拖累,全球经济大幅下滑,直到1999年才得以走出危机。而同一时间美国经济表现平稳,形成巨大反差。这段时间表现为:美国经济强,全球经济弱,美元上涨,大宗商品价格下跌。

  第七,1999年底至2002年初。互联++泡沫破灭前后,全球均陷入经济衰退。从数据上看,美国经济比全球经济更弱。大宗商品价格出现小幅下降,几乎达到1977年以来的历史低点。但是美元却出现逆势上涨,这和我们的框架并不一致。主要原因在于这种美国经济和全球经济在快速大幅衰退时刻,风险溢价会大幅攀升,而美元作为避险货币会逆势上涨。同样的情形也出现在2008年金融危机时刻,美国经济拖累全球增速,但是美元逆势上涨。这段时间表现为:美国经济弱,全球经济弱,美国经济更弱,但是避险情绪推动美元上涨,大宗商品价格下跌。

  第八,2002年至2007年。2002年全球经济复苏,新兴市场引领全球经济增长,期间美国经济复苏至2004年后出现下滑,全程美国经济增速都要弱于全球增长。这段时间从经济表现上应该分为两段:年,美国经济强,全球经济更强;年,美国经济弱,全球经济强,但是大类资产都表现为美元指数下跌,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上涨。

  第九,2007年9月至2010年9月。次贷危机发展为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美国拖累全球走向经济衰退,然后在全球刺激政策配合下双双出现反弹,美国经济始终弱于全球增速。这一时期大宗商品价格和全球经济走势一致,先下后上。美元在避险需求下出现一波小反弹,但总体弱势。这段时间总体表现为:大宗商品跟随全球经济先下后上,而美国经济弱于全球经济,美元弱势,但是避险情绪下美元会出现小幅反弹,类似2001年。

  第十,2012年底至2014年。这段时间美国经济一直表现较弱,全球经济由于新兴市场动力衰竭也逐步下滑,大宗商品价格在2011年见顶后下滑。由于新兴市场增速仍然要强于美国,美元这段时间表现总体较为疲软,期间因为欧债危机等风险事件会有局部反弹,但未出现趋势性上行或者下行。这段时间表现为:美国经济弱,全球经济弱,美国经济更弱,美元价格维持低位,大宗商品价格下降。

  全球经济弱势下大宗商品难有积极表现

  事实上美国经济和全球经济并非完全独立的两个维度。回顾上世纪80年代,美国经济占比过高,对于全球经济产生显着的影响,因此美国经济和全球经济之间基本上同涨同跌。而由于其他发达国家(主要是日本和德国)和美国经济周期之间的不一致,导致在同涨同跌时也会分出相对强弱,因此就会出现大宗商品价格和美元指数相关性的不断转变。

  但是进入上世纪90年代以后,由于美国在全球经济占比系统性下滑,美国经济和全球经济有时会出现较为明显的分化,出现了美国经济强、全球经济弱(年)和美国经济弱、全球经济强(年)的宏观情景。截至2013年,美国经济占全球GDP的比重仅为16%,相比于上世纪90年代又进一步下滑了5%左右。这意味着美国经济对于全球经济影响力下降到历史低位,难以重现上世纪80年代全球经济跟随美国经济同涨同跌的情景。

  站在当前时间节点,美国经济处于复苏边缘,但是新兴市场经济体存在下滑压力,日本和欧洲经济未见起色。如果考虑到美国经济占比系统性下滑到低位,短期内很难依靠一己之力带动全球经济重回增长渠道,也就是说在宏观情景上我们依然处于全球弱的状态,无论美国经济是否能够由弱转强,大宗商品价格都很难有积极表现。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如果看到美元指数趋势下滑,这意味着美国经济复苏夭折,将陷入美国经济弱、全球经济弱,美国比全球经济更弱的境地。这种情景下更多应担心大宗商品价格下滑问题,而非上涨压力。(中国证券报)

  大行纷纷撤离大宗商品市场中资企业接盘?

  自2008年金融危机开始,全球大宗商品交易逐步萎缩。据金融行业分析公司Coalition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全球最大10家投资银行第一季度大宗商品业务营收大幅下降28%。交易收入骤降,再加上监管愈加趋严,高盛、巴克莱、摩根大通、摩根士丹利、德意志银行、美银美林等外资投行纷纷宣布撤离或大幅削减大宗商品业务。

  外资投行大举撤离大宗商品市场,形成对比的是,中资金融机构仍在伺机进入大宗商品市场。伦敦金属交易所(LME)行政总裁庄敬贤早前称,来自东方的资本正在取代西方的资本。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这对中资机构来说挑战和机遇并存。

  据了解,金融危机后世界各地当局纷纷加强金融监管,对商品交易的审查力度不断提高。高额的资本要求和愈发严苛的监管政策削弱了银行在原料交易上的利润,一些大银行不得不剥离资产和业务来应对。

  目前,多家银行都已放弃了大宗商品领域的角逐,该领域中现今最大的两家银行分别为高盛和摩根士丹利,美国美林银行在美国能源行业依然不可小窥,花旗银行则是过去几年中唯一扩张大宗商品业务的投行。

  盘点那些出售大宗商品业务的投行们:

  2013年8月,法国外贸银行Natixis出售大宗商品部分;

  2013年8月,瑞银集团减持了场外大宗商品衍生业务;

  2013年11月,高盛出售其铀矿交易部门,关闭了有色金属交易业务;

  2013年12月,摩根士丹利将其从事石油运输和销售的特斯莫坦公司以及大部分石油交易业务卖给了俄罗斯国有石油公司Rosneft;

  2013年12月,德意志银行宣布决定要退出能源、农产品、基本金属、煤炭与铁矿石的交易,只保留贵金属业务;

  2014年1月,德意志银行宣布将退出伦敦金定价席位;

  2014年1月,美银美林关闭了欧洲电力和天然气销售部门,并削减碳交易团队。但是美银美林会继续交易美国的电力、天然气、煤炭、商品指数和金属;

  2014年3月,摩根大通以35亿美元将大宗商品实体资产和交易业务出售给瑞士能源贸易商摩科瑞能源集团;

  2014年4月,巴克莱宣布将退出大部分的基本金属、能源和农产品交易。

  随着国际大型投行纷纷出售或者削减其大宗商品业务,摩科瑞等私营贸易商,由于受到的监管较为宽松,开始逐步从投行接手,大举进军大宗商品市场,成为投行从大宗商品交易中撤退的最大获益者。

  与此同时,中资背景的金融机构也跃跃欲试,希望能在大宗商品市场上一显身手。过去三年,中银国际率先陆续取得CME集团四家交易所(CME、CBOT、NYMEX和COMEX)以及LME、ICE的清算会员资格;2014年11月,招商证券旗下全资部门招商期货(香港)公司获准成为CME集团四家交易所的清算会员。据悉,中国工商银行、广发证券等机构也已经步入收购国外大宗商品交易部门的进程。

  此外2014年7月,南华期货(香港)公司也成为CME集团四家交易所的清算会员;2014年7月底,广发期货(香港)公司收购了英国NCM期货公司100%股权,间接拥有了LME、ICE、Liffe等交易所的交易和清算资格,目前已经成为LME首家中资圈内会员。

  香港交易及结算所有限公司(港交所)与中国民生银行香港分行23日就共同推广香港大宗商品交易平台签订战略合作备忘录,合作备忘录的签订有助民生银行为其客户提供对冲及其他商品市场服务,并让香港交易所通过民生银行客户群进行产品推广。

  港交所集团行政总裁李小加曾称,中国已经成为大宗商品最重要的使用者、消费者和生产者,但却没有成为价格最主要的影响者。港交所和中国其他的期货交易所共同的愿望是使中国在全球商品市场上取得与其地位相符的定价的影响力,因此需要不断努力。(FX168)

商业专用设备
粉碎设备
电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