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透视村医在花都 第88章 迷迭香

发布时间:2019-10-12 23:04:39

透视村医在花都 第88章 迷迭香

陈帆盯着梅丽苏的肩膀看了几眼,默默地退到了一旁,虽然他不知道梅丽苏的过去是怎样的,但是从她与隐狐的对话中,他能猜测出一个大概。

梅丽苏在警校的时候,她所在的特训营,遭到了毁灭的灾难,而凶手,就是包括隐狐在内的几个女人,她们似乎效力于一个叫神隐会的组织!

而惨案发生的时候,梅丽苏不知什么原因,躲过了一劫,导致隐狐等人被神隐会所追杀,逃到了苏城。

神隐会?

陈帆不由地一阵头大,那是什么组织,连警校的学生都敢杀,真是丧心病狂,胆大包天,想到这,陈帆不由地想到玫瑰蔷薇等人,短暂地陷入了沉思。

一声怒吼,将陈帆的思绪打断。

只见梅丽苏捏着拳头,欺身靠近隐狐,两人搏斗在一起。

犀利的直拳,快速的摆拳,锐利的弹腿,和刚才被隐狐狂揍时不一样,梅丽苏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尽管,她的对手隐狐手上带着拳套,脚上还藏着暗器,她,浑然不惧,稳稳占据上风。

砰砰砰!

梅丽苏一个漂亮的三连击将隐狐逼到墙角,她眼中煞气一闪,怒吼道:“只会耍花架子的废物,怎么可能伤到我!”

说罢,隐狐猛然抬脚,带着匕首的脚尖直取梅丽苏的心窝。

一旁观战的陈帆不由地神色一紧,藏在袖子里的手捏成了拳头,为梅丽苏暗暗捏了一把汗。

眼看着梅丽苏就要被匕首杀死,梅丽苏却以一个非常标准的警校撂腿摔,将隐狐的大腿卡住,狠狠的丢了出去。

嘭!

一道闷哼之声响起。

隐狐的身子直直的撞在了另一面的墙上,她双脚的匕首,插进了坚硬的墙里面,匕首的另一端从脚跟钻了出来。

紧接着,一声惨叫传来。

只见隐狐像一只壁虎一样趴在墙上,只不过,她的右手向着身体一侧,手套扎进了她的左边心脏。

手上的尖锐手套,要了她的命!

她死在自己的利器之下。

鲜血染红了青色的砖墙,隐狐像一只吸饱了鲜血的蚊子,被人一巴掌拍死在墙上一样难堪。

梅丽苏惨然一笑之后,身体摇摇欲坠,朝地面倒去。

她,已经严重透支了身体。

梅丽苏终究没有倒在地上,而是倒在了陈帆的怀里。

当巷子里传来警察的脚步声之后,陈帆将梅丽苏轻轻靠在墙边,纵身跃上了矮房,刚才的秘密,还是不要让别的警察知道为好。

苏浅浅打来报平安的时候,陈帆刚好一个人潜回医院,从消防通道朝着办公室而去,听见苏浅浅已然安全无事,陈帆只觉大脑一阵昏沉沉的,困意袭来。

但是陈帆知道,这时候绝对不能睡去,他强忍着困顿之色,用钥匙打开了办公室的门。

陈帆刚进办公室把门关上,就闻到一股沁人的幽香,他瞳孔一缩,眼前闪出一道人影,一把冰冷的匕首,指着他的心窝。

“是你啊,”陈帆打量着眼前充满妩媚笑容的胡香儿,强行挤出一个笑容,“我早该想到,那个地方你没有出现,你应该会折回医院的。”

胡香儿目光移到陈帆的肩膀,妩媚的笑容消失不见,淡淡地说道:“你受伤了。”

“一点小伤而已,怎么,难道你以为,你能杀得了我?”陈帆盯着胡香儿,浑然没有把她手上的匕首放在眼里。

胡香儿轻抚了一下刘海,说道:“我很好奇,我是什么时候暴露的?”

陈帆迎着匕首,朝前缓缓走了几步,最后坐到沙发上,深吸了一口气,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放松之色,他盯着胡香儿的挺饱的胸,手往衣服兜里摸了一下,出现四个不同颜色的狐狸坠饰,“认识吗?”

胡香儿下意识地朝腰上摸了一下,猛然意识到什么,动作停滞下来,说道:“这是什么?”

“到了现在,还想装糊涂了吗,灰狐,雪狐,隐狐,红狐,这四个坠饰做得真精巧啊,”陈帆笑了笑,指了指胡香儿的细腰,“第一次我们见面的时候,你带着目的靠近诱惑我,我就发现了你身上的坠饰,只不过,我没有拆穿而已。”

“这么说,一开始,你就知道我是谁了?”胡香儿扯下腰上的狐狸坠饰,轻轻的丢给陈帆,“继续说下去,这个坠饰,先送给你了。”

陈帆闻着坠饰上传来的香味,脸上的疲惫之色似乎消失了不少,他用手指轻轻拨开胡香儿手上的匕首,“光凭一个首饰,当然不能证明什么,可是,你还记得帮我揉肩那一次吗……我想,那时候,你似乎想挟持我,对吧?”

“咯咯……我可从来没有那样温柔地对待过男人,你是第一个,恐怕,也是最后一个了。”

胡香儿脸上又露出妩媚的笑容。

陈帆继续说道:“还记得吗,你安排的每一个病人,你都清楚的知道他们的来历,是否有钱,什么背景,有什么爱好,你都了若指掌,可是我清楚的记得,医院是不能窥探病人的**的,就算有的病人特殊,想要调查也没那么容易,你知道的那么多,唯一的可能,就是你本身就是一个间谍

,这是你最大的破绽,而且,你翻看了柜子里的记录本,对吧。”

胡香儿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而是嘴角一扬,咯咯地笑了起来,说道:“陈帆,你可真是不简单啊……不过,你就算知道了真相又如何,一切,都太迟了,你的肩膀受了伤,已是强弩之末,凭你,是斗不过我的。”

“是吗?你可以试试看。”

陈帆目光深邃如水,忽然,他感觉胡香儿的身影开始变得模糊,出现了重影,他面色一变,捏着的狐狸坠饰掉在地上,“这个坠饰……”

“没错……有毒。”

胡香儿嘴角闪过一丝得意,紧挨着陈帆坐下,一对饱胸贴擦着陈帆的手臂,朝他悠悠吹了一口香气,手上的匕首毫无征兆地猛扎进陈帆中子弹的肩胛骨,精准无比的将弹壳取了出来,陈帆的身体,不由地剧烈地抽搐着,仿佛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胡香儿伸出纤细的手,在陈帆的怀里摸了一阵,找出一个瓶子,将里面的药倒在伤口上,又用一块绷带帮陈帆陈帆包扎伤口,贴心得像一只乖乖羊。

“我就知道,你医术那么好,身上总会有一点金创药的,你放心,我不会杀了你的。”胡香儿将绷带扎起一个漂亮的蝴蝶结,将头埋在陈帆起伏的胸膛上,凄凄然间,流出几滴眼泪。

“在我没有完成任务之前,我不会杀了你……陈帆,其实你很优秀……你治疗的每一个病人,我都看在眼里……有时候我在想,如果我母亲在我身边就好了,那样的话,她的病,你一定能医治的……可是,没有这样的机会了,那个该死的女人用我母亲的性命威胁我……所以,只好委屈你,当几天的傀儡医生,等我杀了左帮的老大,换回我的母亲,我就安静的离开。”

胡香儿在陈帆的胸膛上流了好多泪水,她伸手温柔地在陈帆的另一只肩膀上拍打着,“我知道你的医术高明,寻常的药对你根本起不了作用,可是啊……我的这个香囊里,放的是独门迷迭香,只对男人起作用……”

“只对男人起作用吗?”陈帆闭着眼,胸口的呼吸起伏更大了,他的脸上,闪过不正常的涨红之色。

济源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通化治疗早泄方法
巴彦淖尔治疗妇科医院
济源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通化治疗早泄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